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七章 祠堂的激斗(1/2)

雷波走到窗前,奇怪的说:“咦,怎么回事,我记得窗户明明是关上的啊。真是见鬼。”说着,

把窗户关上了。关小楼被那一阵奇怪的大风一吹,不知道怎么就感到一阵神情恍惚,似乎在这阵怪风之中,有着和他有关联的东西。

雷波关上了窗户,走到关小楼的身边,问道:“不知关少爷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他并没有发现关小楼神情恍惚。

关小楼让雷波一叫,清醒了过来,他把自己的嘴巴凑到了雷波的耳边,告诉了自己的计划。雷波听了,不住的连连点头:“好,好,就这样。”

关小楼搓了搓手,看了一眼窗外,说道:“还有一个要求。”雷波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开始大包大揽起来——说道:“关少爷,只要您帮助我们破案,有什么要求,您只管说来就是。”

关小楼淡淡的说:“那就是请局长随便给我一个罪名,把我关到监狱里面去。”

“啊。”雷波大惊,不解其意,只好照办。

天已经亮了,朝阳中的关家村显得分外的安宁,没有太多的人知道前一天晚上,就在他们的房子外面,无头的冤魂又夺走了一条人命。

所以,大家还是正常的生活着。

关野和几个村民背着锄头,拿着铁锹,就要往村外赶。“你们干什么?还要去大荒山?”一个村民拦住了他们。

关野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们去挖宝藏啊。”拦住他们的村民摇了摇头,劝说着:“阿野啊,你们还是别去了。大荒山上闹鬼啊,冤魂索命。”

关野看了看跟着自己的几个村民,大家都是二十出头的热血男儿。关野笑着说:“大叔,我们不怕。现在是大白天,哪里有鬼?”

说着,不顾好心村民的劝说,一群青年就向着大荒山的方向走去。

好心的村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自己下地去了。

经过关二伯的事情一闹,村里大部分的村民已经不敢再踏进大荒山了,他们也不再想着整天去挖什么宝藏了,而是老老实实的干起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咋一看上去,关家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在夜深人静的午夜时分,时常有一个穿着白衣的无头鬼游荡在关家村的大街小巷里。

关家庄。

“啪”关胜一扬手,就把一只做工精致的杯子给摔破了。“你说什么?”关胜瞪着眼睛,看着关越。关越低着头,轻声道说道:“老爷,我刚才说、、少爷被关进了监狱。”

关胜吹胡子瞪眼的问道:“不是这句!我是问你少爷为什么会被关进监狱。”关越恍然大悟:“哦、、哦、、哦、、是这样的,刚才呢,警察局的人说——少爷昨晚因为入室盗窃,被抓走了。”

“哼!”关胜一拍桌子,张口就骂:“不孝子,竟然去干那下三滥的事情。气死我了。”

关越上前劝说:“老爷,可能其中有什么误会呢,也说不定。”

关胜气急败坏的说道:“老爷我是堂堂的江南商会的会长,我的儿子却去干偷鸡摸狗的事情。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不是让别人笑话吗?哼哼。”

在监狱里面的关小楼看着手中的报纸,哭笑不得的说道:“真是一群笨蛋,我说随便,那就随便的说我入室盗窃?我爹一定是气死了。”

这一天,又是傍晚,关家村的警察局又接到了报案——关家村的三个年轻小伙子——死了。报案的是关野。

坐在雷波对面的关野,眼中蒙上了一层阴霾,衣衫,头发都有些凌乱,脸上还有一些伤痕。原来,这天早上,关野没有听那个好心村民的劝告,带着另外三个村里的年轻人一起上荒山挖宝藏。

关野觉得,现在,村民们都被“无头冤魂”给吓破了胆子,没有人敢去大荒山了,所以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没有人和他争夺宝藏了。于是,一行四人又到了大荒山。关野让大家两个人一组,分开挖。

可是,不知不觉的,关野就发现另外两个人不见了。雷波静静的听着关野说完。深深地皱着眉头:“你是说,等你们发现他们的的时候,他们已经不是人了,而是、尸体?”

关野低着头,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雷波不明白了:“你右点头,又摇头,说什么意思?”

关野痛哭起来,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不、、不、、不是我们。”“不是你们?”雷弄更加的不明白了。关野断断续续的说道:“不错,是我,不是我们。”

雷波站起身来,走到关野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不要激动,慢慢说。”

关野过了好一会儿才安定下来,:“他们是我一个人发现的,当时我们为了快点找到另外两个人,就分开去找了。结果、、结果、、、他们全部都死了。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害死了他们啊、、、、”

关野说着又开始痛哭起来。雷波没有办法,他看得出来,这件事给关野造成了非常重大的影响。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