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七章 神秘祁连(1/2)

关小楼睁开眼睛,一道刺眼的阳光射向了他的眼睛,“唔?”关小楼慢慢的适应着阳光,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楼哥,你终于醒了。”歌舒红见关小楼醒转过来,欣喜若狂的扶起关小楼。关小楼仿佛喝醉了酒一样,摸着脑袋在歌舒红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我的头好晕啊…”关小楼皱着眉头。“呜呜呜…”大黑狼摇头晃脑的跑到关小楼身边。关小楼摸了摸它的脑袋,自言自语的说:“奇怪,大黑,你怎么回来了。”

说着看了看歌舒红。歌舒红心中也是不解,见到关小楼望向自己,歌舒红心神一荡,脸色一变:“这个…楼哥,难道…难道你记不得刚才的事情了吗?”说着,看着关小楼。

“刚才?”关小楼皱着眉头,陷入了回忆之中,可是只要他一去想,他就会感到脑袋疼痛难耐。

歌舒红看着关小楼脸色变幻不定,脸色变了一变,她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地扶着关小楼的肩头,柔声说道:“楼哥,我们别想了,啊?”

关小楼还是深皱着眉头:“不对,我完全记不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歌舒红听了,也是一言不发,只是轻柔的扶着关小楼,大黑狼却是趴在地上,瞪着两个大大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关小楼和歌舒红。

夜幕慢慢拉了起来,大荒山上又重新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就连夜空上的星光也被黑暗吞噬了。

“篷”黑暗之中忽然腾起一团火焰,撕破了黑暗。

关小楼扶着歌舒红在篝火旁边坐下,看了看四周,说道:“红妹,看来,我们在找到线索之前,得天天这样了。”

歌舒红看着关小楼,轻笑道:“楼哥,我不在乎。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也不在乎。”说着说着,声音就慢慢地低了下去,头也慢慢的垂了下去,如果不是因为太黑的缘故,关小楼一定可以发现,歌舒红的双颊早已是一片潮红,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

但关小楼虽然没有看到歌舒红脸上的红晕,可是他还是听出了歌红声话中的含蓄的意思。关小楼的心里就是一震:在他的心中,他自第一眼看见歌舒红,他就觉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也是他下定决心要帮助歌舒红的原因,但是当他听到歌舒红的话之后,关小楼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关小楼别过脑袋,朝着黑暗之中瞥了一眼,说道:“哎…那个大黑怎么还没有回来?想把我们饿死吗?”歌舒红闻言,抬起头来,轻轻地说道:“楼哥,大黑…已经回来了。”

“呃?回来了?”关小楼问了一句。“呜呜呜…”关小楼这才发现有什么东西在蹭自己的脚,低头一看,大黑狼正匍匐在他的脚边,眼巴巴的看着他,眼中含着说不出的委屈。在大黑狼的边上,是一只獐子。

“呃…”关小楼感到自己的脑上滚烫滚烫的,说不出的尴尬。

关家村关家庄。

门前,聚集了数百人,把个关家庄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都是关家庄附近的邻里人家。

一排荷枪实弹的警察挡在了关家庄的门口,阻止大家冲进去。

屋内,警察局长雷波和关胜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才几日不见,关胜就像是变了个一样,脸色蜡黄,眼眶深陷,双眼无神,一脸的颓废样。雷波呷了一口茶,说道:“关老爷,你也别急,我让警察拦着他们,进不来。”

关胜却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依旧一言不发。关越急急忙忙的从大门奔了进来,还未见到雷波、关胜,他的声音就传到了两个人的耳朵里:“老爷,老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关胜脸色一变,一拍桌子,“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关胜强捺住内心的不安。关越喘着粗气,说道:“老…老爷…外面的人,外面的人说,如果老爷你…你不答应今天安葬少爷,他们就去扒…扒了…”

说着,关越偷偷的望了关胜一眼,观察着关胜的脸色。雷波站起身来,走到关胜的边上,看着关越,说道:“扒了?扒了什么?有什么你就说什么。”

关胜点头:“说吧,他们是不是要扒了我关家的祖坟?”关越迟疑的点了点头:“是…是…,他们是这样说的…”关胜看着关家庄大门,冷哼一声,就要走出去。雷波伸手要拉住关胜,可拉了个空,他忙喊道:“哎,关老爷,你也不要担心。我们监狱空房多的呢,要是他们敢闹事,我就把他们一个个的全都抓进去。”

可是关胜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话,依旧一步步的向着外面走去。关越抬头瞄了雷波一眼,弱弱的问道:“局长,警察局监狱里面关得了这关家村十几万人吗?”雷波一怔:“这…这…”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