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章 无头鬼???(1/2)

“什么多了一个?阿越哥,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他们还在那里等着我们呢?”男子又伸出手来拉关越,关越点了点头,向着前面走去。

一个红色的身影渐渐的从刚才关越所在的位置浮现了出来,但是关越他们并没有发现。

话分两头,远在关家村十二里之外的大荒山上的关小楼和祁连现在真心急火燎的在找着歌舒红呢?

祁连折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棍来分开密密麻麻的灌木丛,关小楼跟在他的后面,问道:“祁哥,你们驱魔师是做什么工作的?”

祁连头也不好的回答说:“驱魔师不是工作,是天职。”关小楼似懂非懂,装模作样地说道:“噢,天职啊。就是捉鬼驱魔?”

祁连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关小楼的话,反而问关小楼:“小楼,我问你,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精怪吗?你相信你刚才经历的不是幻觉,而且真实吗?”

乍一听到祁连这样问自己,关小楼也严肃起来,他正色说道:“祁哥,说真的,要是在几天,你问我这个问题,我一定会回答: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也会把祁哥你当成神棍。可是,现在…”关小楼顿了一顿,祁连也不催他,继续默默地听着。

关小楼的脑海里接二连三的闪过一幅幅诡异的画面:关二伯的无头尸体,白衣无头鬼的脚不沾地、天葬岗的爆炸…“可是当我亲眼看了这些事情时,我信了!我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说着,看了看左手中指那银白色的戒指,说道:“还有这个奇怪的戒指,我一戴上去就脱不下来了。唉哟…祁哥,你干嘛停了下来?”

专心致志看着戒指的关小楼没有发觉走在前面的祁连已经停了下来,一头撞了上去,没想到,祁连却什么事也没有,反而是关小楼在地上摔了一个大跟头。

祁连转过身来,再次仔细的打量着关小楼:“难道你真的不是驱魔师?”关小楼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说道:“我当然不是什么驱魔师。而且啊,我也是第一天听说过驱魔师这个词。要说吧,我只听过法师,道士。”

祁连摇了摇头,说道:“法师,道士只是驱魔师的奴仆罢了。”忽然祁连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色一变,语气竟然有点结巴了,他指着关小楼说道:“你不是驱魔师,难道…难道你是…先民?”

“先民?”关小楼感到脑海一震,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自己的记忆一般。祁连没有注意到关小楼的变化,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是不对啊,先民完全可以保存自己的记忆啊,可看样子他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啊?可他偏偏能够使用“九幽戒”,这又是怎么回事?”

“谁?”祁连忽然听到了有人脚踩着地上的声音,而且还是向着他们两人走过来的?关小楼也被祁连的话从沉思之中反应过来了。

关小楼脸色一变:“无头冤魂?…”事隔不到十日,在关家村夺人头给关小楼的无头冤魂再次在大荒山上出现了。但关小楼却没有发现,他左手中指上的银白色的戒指又开始有流光闪动了。

一个身着白衣的无头冤魂脚不沾地的慢慢向关小楼和祁连两人飘去。祁连的双眼一闪,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小楼,你说你第一次看到的鬼魂就是他吧?”关小楼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些脏东西,但他再次看到无头冤魂,他还是感到有点发怵。

“是的,那次就是他,杀了一个警察,还把头给了我。祁哥,你来收拾它。”关小楼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几步。祁连笑道:“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看到不是真鬼,也不是幻觉?”关小楼没有多想,奇怪的问道:“怎么可能?你看他的脚,要不是鬼,难道人可以脚不沾地的吗?”

祁连笑了笑,没有回答关小楼的话,反而把目光投向了那个无头白衣鬼。“你看。”祁连冲着无头白衣鬼一扬下巴。关小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白衣无衣鬼正垂着双手站在他们面前不足十米的地方。

关小楼奇怪的看向祁连:“看什么?”祁连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是干侦探的吗?你这么粗心还当什么侦探?还神探?”

谁知就是祁连这一句无心的话,却是触动了关小楼心中的一根弦:没错,我现在太粗心了,什么也不深究,这样还怎么能发现线索?最近的十天里面发生的事情推翻了关小楼近二十年的认知,关小楼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变了,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几乎无从下手。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