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八章 古坟地道(1/1)

又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夜幕大大地拉开,笼罩了整个的世界,在这样的晚上,绝对是一个黑暗生物活跃的时节。但是,绝对不适合任何人在这样的晚上做什么事情。可是,世界上就是充满了变数,也正是这些的变数让世界变得精彩纷呈,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层出不穷。就像是现在一样——关家的祖坟上头出现了两个身影,正是关小楼和歌舒红两个人。他们两个人从大荒山什么紧追快敢的赶路,但是,来到关家祖坟的时候,还是已经到了深夜。关小楼看了看歌舒红,低声道说道:“这样吧,你就这里等着我,我一个人去看看情况。”关小楼是怕歌舒红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歌舒红非常干脆的拒绝了关小楼的提议:“不行,我要和你在一起。”无论关小楼说什么,她都不答应。关小楼没有办法,想了想,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递给了歌舒红,说道:“竟然你一定要跟着我,那你把这把枪拿去。这是雷局长给我的,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就开枪。”歌舒红迟疑了一会儿,接过了手枪。关小楼点点头,就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去,歌舒红紧紧地跟着关小楼。这个时候,关小楼忽然发现,自己左手中指上面的那个戒指又开始有了动静了,只是这一次不是什么泛出白光,而是一阵阵的颤抖。关小楼心中一紧,把自己的左手平平的伸了出去,果然,戒指颤抖的更加的激烈了。关小楼大喜,说道:“红妹,看来,这个戒指可以帮我们省去很多的麻烦啊?”歌舒红轻轻地“恩”了一声,紧了紧手中的手枪。关小楼跟随者戒指的引导,终于发现了那个被云天他们挖开了的古坟。关小楼环顾四周,说道:“看来,就是在这里了。”说完,就带头向着那个棺材走去。但是,黑暗之中,难以分辨,关小楼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棺材里面去了,而那棺材的底板早已经被云天破了去。关小楼就感觉到自己的重心一失,这个人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去。“啊——”关小楼只来得及大声的惊叫一声,歌舒红跟在关小楼的后面,忽然之间就失去了关小楼的身影,心中一惊,紧接着,就听到了关小楼发出的一声惊呼,她连忙跑到棺材边上。歌舒红只感觉到自己的“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像是要跳出来一样。歌舒红强捻下自己心头的恐惧,把自己的手塞进了棺材里面摸索起来——空空荡荡的,关小楼不是掉进了棺材里面?歌舒红的心底尽是疑惑。接着,歌舒红做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举动——歌舒红竟然朝着棺材往里面跳了进去。“啊——”又是一声更加凄厉的惊呼划破寂静的关家祖坟。关小楼从棺材底板下掉到了一个洞里面,关小楼非常奇怪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没有事,但是,他也来不及庆幸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手上的戒指又没有动静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来错了地方?“啊——”一声凄厉的惊呼在关小楼的头顶响起。关小楼脸色一变:红妹?“砰”一声重物落地才会发出的闷响。关小楼连忙在黑暗之中摸索起来,终于摸到了歌舒红的身体。“红妹,红妹。你没有事吧?”关小楼急切的扶起歌舒红,歌舒红只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散了一样,但是,他一听到关小楼急切的问候,她还是强笑的说道:“放心吧,我没有事?小楼哥,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啊?”关小楼想了想,说道:“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是在我们关家一位祖先的坟地吧。”“什么?不是吧?”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确定我们现在不是在什么什么山洞里面,而是在你们、、你们关家祖先的坟、、、坟里面。”关小楼说道:“说道,我记得,我是从棺材里面掉进来的,这一定是我们关家某一位祖先的墓穴。而且、、、、”关小楼坚定的说道:“而且,我可以肯定,一定还有其他人在我们之前就进了这个墓穴。”歌舒红不解的问道:“小楼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啊?”关小楼说道:“因为这里有足迹。”说着,“嗤啦“一声,黑暗之中忽然腾起了一点微光,关小楼掏出了打火机,在这微弱的光线之中,歌舒红果然看到了许许多多的杂乱的足迹。原来,刚才关小楼一掉进来,就在不经意之间摸到了这些足迹,所以他才判断在他们之前,就已经有人进了这个墓穴,而且还不止一个人!歌舒红问道:“既然这样,我们怎么办?”关小楼关了打火机,说道:“我们当然要继续查清楚。这是我们关家的祖先,他一定会保佑我们的。”说着,关小楼就很自然的拉起了歌舒红的手,摸索的向着前面走去。歌舒红一惊,俏脸“刷”的一下,就红到了耳后跟,还好是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墓穴里面,不然,歌舒红都要害羞死。墓穴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关小楼只能拉着歌舒红的手背靠着边上的墙壁慢慢地摸索的前行。一路上,免不了磕磕碰碰的。关家庄,现在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关胜和关越却没有闲着,关越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几个大包袱,苦着脸,说道:“老爷,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关胜留恋的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的,很早以前,我就是准备搬出关家村的,但是,小楼一直不肯和我一起走。唉。”关越犹豫的说道:“可是,可是,云天云大仙还在祖坟那里呢。”关胜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有一种预感,如果我们进行留在这里,将会遇到不可预料的危险。而且,自从小楼离开以后,这个地方,我已经没有什么留恋的了。”关越的喉结动了动,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关胜再次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走吧。”说着,率先朝着关家庄门外走去。但是,一跨出大门,关胜就感到脑袋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敲了一下,接着就昏了过去。“老、、、唔、、唔唔唔。”走在关胜后面的关越见到关胜无缘无故的昏倒,急的叫了起来,但是,他只来得及喊出一个字,就感到自己的嘴巴被堵住了,接着脑袋一晕,也倒了下去。黑暗之中走出三个黑衣人,为首的一个黑衣人一挥手,后面的两个黑衣人就走到关胜和关越身前,手脚麻利的把两个人背到了背上。接着,三个黑衣人就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之中。关小楼忽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歌舒红一不留神就撞到了关小楼的身上。“怎么了,小楼哥?”歌舒红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问道。关小楼的手在周围摸了摸,说道:“红妹,前面已经没有路了。”“没有路?怎么会这样子呢?”关胜红好像不相信。关小楼松开了歌舒红的手,双手慢慢地在四周的墙壁什么摸了起来。终于,关小楼似乎摸到了什么,他掏出了打火机,在微弱的光线之中,关小楼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洞口。关小楼凑上去看了看,回过头,皱着眉头对歌舒红说道:“红妹,我已经看过了,我们刚才进来的地方,只有这一条路,我们没有走错。现在,我们只有从这个洞口爬进去。”歌舒红看了看那个洞口,洞口的大小只容一个人爬进去,歌舒红强挤出一丝的笑容,说道:“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又只有这么一条路,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要继续前进了。”关小楼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我先进去,你在后面跟着我。”歌舒红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关小楼回过身,朝着那个洞口二话不说就爬了进去。歌舒红犹豫了一会儿,也咬了咬牙,跟着关小楼爬了进去。这应该是一条地道!关小楼在昏暗的环境之中爬了好久,终于知道了这是一条人工挖出来的地道。但是,关小楼爬了好久也没有感觉到到了尽头,心中正诧异,忽然前方一道幽蓝的光闪过,“鬼火?”关小楼心中一紧,鬼火就是磷火,只有当一个地方有大量的尸体堆积、尸体腐烂、最后只留下森森白骨,才有可能出现“鬼火”。“鬼火”经常在乱葬岗那些地方出现,正是因为在乱葬岗那里有数不清的死人骨头。可是,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深下地表的墓穴之中出现?难道是因为这里埋葬了大量的尸体吗?这里又到底是不是自己祖先的墓穴啊?关小楼一看到“鬼火”,心中立刻思绪万千,但是,借着这一丝丝光线,关小楼却发现了,在前面就有了一个岔路口。关小楼加了把劲,终于从那个狭小的地道里面跳了出来,拍了拍手,关小楼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的笑意:“好了,红妹。我们不要爬了。呵呵。”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身后空空荡荡的,没有人,歌舒红并没有回答关小楼的话,也没有人从关小楼刚刚跳出来的地道里面出来。关小楼的“脸色一变,暗叫一声:“不好!”连忙转过头去,身后是空荡荡的,歌舒红已经消失了、不见了。关小楼的脸色“刷”的一声就白了——地道里面就是一个非常狭小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岔路,歌舒红不可能消失或者和自己走散的啊?难道是歌舒红根本就没有跟过来吗?不行,我要回去看看,不让,她一个人太危险了。关小楼焦急万分,但是,就在他准备从地道里面原路返回的时候,异变突起,就在一瞬间,他忽然感觉的那个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奇怪的戒指现在又开始有了动静。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戒指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是戒指在带着关小楼往一条岔路什么走去,关小楼的身体在这一刻,根本就不受他自己的控制。“这是怎么回事?”关小楼使劲的想要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却是徒劳无功。“啊!”关小楼眼看着这条路就要到了尽头,可是,身体却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直直的朝着挡在前面的墙壁撞了上去、、、、、、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