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1/2)

周芷若双手抱膝坐在床边,外边却突然骚动起来。只见一个守卫压着一个女子进来,打开门,把她往里面一推,就狠狠的关上门,走了。

周芷若走过去一看,居然是阮软。周芷若急忙将她扶起来。两人自光明顶一别,便再也没见过。刚才在大殿阮软帮自己出气,她很是感激。

周芷若道:“你没事吧?刚刚谢谢你帮我了。”

阮软摇了摇手:“没什么。我也很讨厌那个赵敏,所以不用谢我啦!”

周芷若又道:“你刚刚也不该这样说的,这么揭她的短,她肯定要怀恨在心。现在我们都在她手里,万一她对你做点什么,我怎么对的起宋师兄了!”

阮软笑了笑:“不会的,我是武当派的人,她不敢动我的。”

周芷若听她这话说的奇怪:“武当派的人?为什么你是武当派的人她就不敢动你?”

阮软道:“因为她喜欢张无忌啊!武当是张无忌的师门,她只要还想和张无忌好,就不敢动武当派的人。”

周芷若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当年各派均有损伤,唯独武当无人受伤。原来在这个时候赵敏就对张无忌心有好感了。

阮软见周芷若闷闷不乐的,小心翼翼开口道:“周姐姐,你不高兴么?”周芷若摇了摇头,却不说话。

阮软见她神色不乐,便道:“周姐姐,你不要伤心了。那种男人我们不要了,再找一个比他好一万倍的!”

周芷若端详了她一会儿,道:“软软,你讨厌张无忌?”

阮软一愣,没说话,周芷若又道:“你刚刚在大殿把赵敏跟张公子的事说出来,不仅是因为讨厌赵敏吧?明教的人要是知道张无忌和赵敏之间有这种关系,也难免会对张无忌心有芥蒂。所以,你也不喜欢张无忌。”

阮软听到她这么说,也不再否认,一扬头,大方承认道:“像无忌这样拖泥带水,半点自己主意都没有的男人。谁会喜欢他啊!每次看见他跟那么多女子纠缠不清,就让人恼火!真想揍他一顿!”

她见周芷若沉默不语,便又说“周姐姐,你不要伤心了。我们离开这万安寺之后,我们再也不理张无忌了,天下男儿那么多,咱们找个比他好十倍百倍的人!”

阮软这话,说的不免有些无礼。可周芷若知道她是真心为自己打算,光明顶之时,两人秉烛夜谈,就觉得甚是投缘。早将她当成自己的朋友。今日她又如此维护自己,知道她是为自己好,所以也不见怪。

但是听到她这么说张无忌,纵使自己心中对张无忌也大是失望,听到阮软这么说,还是忍不住替他难受。轻轻替张无忌辩解道。“张无忌他做什么事,都是凭心而为,从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在他虽然容易为人支配,但在大是大非上,从不会出什么岔子。”

“当年鲜于通那般害他吃苦头,他也不肯计较!光明顶,他救六大派、明教众人,也只是觉得应该这么做,所以就去做了。别人欺负他,害他,他也是一笑置之,从不肯与人记仇。我从没见世间上有人,能像他这样没有私心。他总是宁愿相信别人都是好的,所以才那么傻傻的…总是被人骗。”周芷若幽幽道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