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1/2)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周芷若睁开眼睛目光如电扫向门口,一看到来人是张无忌,顿时愣了一下。张无忌坐到周芷若面前,两人一时均是无言。周芷若想问他和赵敏说了什么,可是却怎么都问不出口。

良久,张无忌开口道:“芷若,我刚刚去找赵敏了。”

周芷若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飞快把头低下。

张无忌原本等她开口问,才好把话讲完,可是周芷若却不张口,张无忌又只好接下去,“我跟她说明我要同你成婚了,并且也说清楚和她没有瓜葛,请她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周芷若没想到他居然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迟疑道:“那赵敏没说什么?”她总觉得赵敏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张无忌道:“自然说了许多,可是我已经说明跟她没有关系。或许我说话太难听了,赵姑娘估计很生我的气,刚刚已经拿着包裹走了。”

周芷若愣道:“已经走了?!”

张无忌道:“是啊,刚刚走的!”

周芷若道:“你不担心你的赵姑娘一个人出去遇到什么事?”虽然赵敏一向都只有她害别人的份。

张无忌道:“她会有什么事?她的侍卫从我们上岸就一直偷偷跟着我们。自然会保护她安全。”

周芷若仍旧觉得事情有些太顺利了,可是又挑不出什么错。这时候张无忌又道:“你不问我,我跟她说了些什么?”

周芷若两颊作烧,“你要和别人说什么是你的事情,我干什么要问!”

张无忌却拉着她的手道:“你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我和别的女子说话你自然该问!”张无忌顿了顿,“之前是我不好,一直跟其他女子纠缠不清,害你伤心!以后我发誓绝对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了!芷若,也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周芷若看着张无忌忱挚的眼神,终于点了点头。只觉一颗漂泊不定的心终于找到了可以安然扎根的土壤。张无忌见周芷若点头,心中更加高兴伸手将周芷若抱入怀中,两人的心在此一刻终于连在了一起。

到了傍晚,周芷若终于能够不用人搀扶而下床,第一次出来和众人一起用饭。周芷若出来果然见只有谢逊和蛛儿在,赵敏已经不知所踪。

谢逊和蛛儿见她伤势痊愈,自然心中去了块大石,加之赵敏这个心头大患也离开了,所以一顿晚饭吃的格外开心。蛛儿问道:“无忌表哥,听说你和周姐姐订婚了是吗?”

张无忌顿时忍不住笑意,“是啊!我和义父商量过了准备先回光明顶,到时候在光明顶举行婚礼。蛛儿你也和我们一起回去吧!那里药材比较齐全,我看能不能把你脸上的伤口治好。相信舅舅也很高兴见到你的。”

蛛儿却赌气道:“高兴见到我?!我看他是巴不得杀了我吧!我才不会去,要回你自己回!”

张无忌无奈,正要再劝。蛛儿又道:“本来我是想明早再说的,既然说起来了索性就现在说了吧!”

“无忌表哥,我没准备跟你们走的,原本我是担心周姐姐和你的事情才留下的。眼下你们两个已经和好了,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我准备明日一早就离开的。”

张无忌大吃一惊:“离开?!你要去哪?莫不是我说让你回去见舅舅你才生气要走?”

蛛儿不耐烦的撇了下嘴,“我早就想好要走了,才不是因为你呢!现在还没想好去那里。我准备花几年的时间走遍四海,现在婆婆也不在了,我愿意去哪就去哪!总之就是在江湖上游历罢了,哪里不是一样。”

张无忌闻言,还要再劝蛛儿已经不耐烦的捂耳朵了,张无忌只好闭嘴。周芷若却心中明白蛛儿不愿意受人束缚,也不想回去见害死自己母亲的父亲,宁可去外面江湖闯荡。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蛛儿就过来告辞,周芷若和张无忌苦劝蛛儿仍旧不肯改变心意。大家叶只好随她去。

周芷若想了想,将张无忌原本送给她的明教教主信物--玉佩拿了出来,交给了蛛儿。张无忌见此恍然大悟,蛛儿脾气火爆,一不小心就得罪人,有了这个信物,出了什么事情,也有地方可以求助。更加觉得周芷若心细如尘,又嘱咐蛛儿若是遇到什么事情,就来找他们。蛛儿面上不耐烦,口中仍旧都答应下来。

如此依依作别,蛛儿终于离去。周芷若并张无忌、谢逊也起身返回明教总舵。

过了几天,待周恢复的差不多了,三人这才启程回光明顶总坛。张无忌先行飞鸽传书总坛告知众人他们即将会光明顶。

等他们到达光明顶,总坛上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张无忌三人被迎进总坛,不禁吓了一跳。只见杨逍、范遥、白眉鹰王、青翼蝠王、五散人均到场。明教这么多年来除了上次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外,第一次看见明教中人聚的那么齐。

张无忌之前出海打的名头就是为了寻找金毛狮王谢逊,日前明教收到张无忌的飞鸽传书言说目的已然达成,聪明如杨逍等人自然也明白张无忌的意思,早年谢逊在明教颇得人心。如今见到谢逊安然归来,自然纷纷上山看望旧友。

谢逊与故人相见,自然是感慨万千,众人一一上前相见,谢逊一一问候,说起当年意气风发的模样,场面甚是感人。周芷若原本只是在一边看着,后来听闻众人说起当年事,其中不少涉及到明教机密。才悄悄往外去了,自己毕竟不是明教众人,还是要避嫌。

张无忌见周芷若悄悄退出去了,自然也跟上。

“芷若,你怎么出来了?”

周芷若闻言停住脚步,回头等他,张无忌几步赶上来,两人并肩围着山中花园里走着。

周芷若笑了笑:“我看你们谈的开心,也没我什么事情就出来走走。”

张无忌知道她是为了避嫌,不觉心软,道“你不必这样,反正…反正你现在是我未婚妻了,不久就是明教的教主夫人。没什么是你听不得的!”

周芷若闻言,又有些羞怯,“什么妻子不妻子。这件事……”周芷若睨了张无忌一眼,“这件事情,必须要我爹爹同意,我还没有同爹爹说呢……”忽而心中又涌出对父亲的思念之情,“说起来,自武当山一战到现在,又是几个月没见到父亲了。我早该回去了。”

张无忌听她说要跟周父说,就知道她必定是默认了自己的求婚。心中自是喜不自胜,心情激荡之下,一双掌握住周芷若的素手,道:“这是一定的!等明教的事情安顿好,我们就一起回去见父亲,求他将你嫁给我!越早越好!”

周芷若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个笑容,正待说话,突然后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傻孩子,求亲这种事哪是你一个小辈去的,该是由我这个当爹的人去才对啊!”两人俱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却见谢逊和明教众人不知何时从大厅中走了出来,站在走廊前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周芷若顿时脸上作烧,张无忌也有些不好意思,谢逊又道:“不用等过几天,这样,明天我就和无忌一起去武当山,拜会一下令尊!”

周芷若顿时大为窘迫,顿时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正在这时,杨逍道:“何必要去武当山这么远呢?芷若姑娘、教主你们且跟我来。”

周芷若见他如此言语,心想:他这么说,莫不是爹爹来了?可是周父已经十几年没下过武当山了,怎么会突然跑到明教来呢?是以她虽然心中猜测可是终究不敢确定。

一行人尾随着杨逍来到后堂,杨逍敲了敲门,“周先生,你看看谁会来了”

门随后打开,周父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后,周芷若大为惊喜,几步上前拉住周父的衣角惊笑道:“爹爹?!你怎么来了了?”

周父冷不防被人扑到面前,吓了一跳,待见到居然是自己的女儿,自然是很高兴,“你这个野丫头,一天到晚不着家,你不回来看我,我这把老骨头只好上山来找你了啊!”

原来从杨逍和张无忌分开后,杨逍和宋青书等人一起回了武当山,后来也一直在武当照顾受伤的殷梨亭,跟武当山上的人也混熟了。

前几日收到明教的飞鸽传书才从武当赶回来,周父只知道周芷若和明教的人一起去救助恩师,并不知道万安寺发生的种种,心中一直担心周芷若的安危。后来从杨逍处得知周芷若和张无忌回到明教,心中虽然责怪周芷若不惦念父亲,可终究舍不下心中思念,便和杨逍一起来了光明顶。

杨逍心思何等活络,知道这教主夫人八成就是这位周姑娘了,自然也就欣然同意了周父的请求。所以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周芷若伴着父亲进了房间,众人也识相退下,不打扰父女二人相聚。

周芷若拉着父亲坐下,端起茶杯给周父倒水,这房间地处花园之后,环境幽静,装置典雅,看来明教上下对周父很是礼待。周芷若拉着父亲撒娇道:“爹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啊?”

周父轻轻敲了一下周芷若的头,“你这个小丫头,一天到晚不着家,一离开就是几个月我能不担心么?!说说,你这几个月都干什么去了?”

周芷若好久没见到父亲,一见面自然是有好多事情想要同父亲说,可是想了半天,这一路上所遇之事都是惊险万分,说出来也是徒惹父亲担心,只好敷衍道:“也没干什么,只是在路上遇到一些事情,跑到海外去了一趟,然后就回来了。”

周父自然不信,又问道:“真的没什么?那为什么刚才那个张教主拉着你的手啊?”

周芷若一愣,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原来刚刚张无忌激动之下,抓着她的手就没放开,自己也忘了,刚刚周父一开门就看见了。

“我…我……”周芷若不知所措,手中抓着衣角低头不说话。周父见女儿如此情状,还怎能不知?

周父叹了口气,捋了捋胡须“唉……女大不中留啊!”

“唉,不是,我……我”周芷若语无伦次,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周父笑道:“其实上次你回家看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和那姓张的小子关系不一般,唉,我心里也早就认了。索性是那张小子人品还不错,将你交给他我也放心。”

周芷若听父亲越说越没边了,更是窘的不行,一跺脚,“爹爹,你再胡说我不理你了!”

周父见女儿这般害羞,心中忍笑也只好不再提了,周芷若这才好了点。

哪想到第二天,周芷若练完剑回来,就见周父和谢逊两人坐在中堂,两人笑吟吟的在说着什么,张无忌和杨逍等人陪站在一边。

周芷若见这么大阵仗,心中正在奇怪,突然张无忌毫无预兆的朝周父跪了下去,周芷若顿时吓了一跳,几步走了进去,刚踏进门,就听到张无忌满心欣喜的声音道:“多谢岳父大人!”

…………

周芷若身处的脚顿时僵在原地。在场众人闻声转头看去,见到周芷若的表情,各个都忍不住露出笑意。周父笑了笑将张无忌搀扶起来,又冲周芷若招了招手,道:“芷若,过来。”

周芷若便是再傻也知道眼前事什么状况了,不情不愿的蹭过去,周父拉过周芷若的手,将周芷若的手交给张无忌,道“无忌,以后我家丫头就交给你了啊!”

张无忌接过周芷若的手紧紧攥在手心中,望着周芷若的泛着红晕的侧脸,坚定道:“是!”

说着又举起右手四指,跪在周芷若面前,发誓道”“此生此世,我张无忌只有周芷若一个爱人,绝不会再和任何女子牵扯不清!从此以后你是我的爱妻,无论你做什么,我连重话也不会说一句,把她当做掌中明珠。便是斗转星移,山倾海覆,我张无忌身死灯灭,化为尘土,此誓也决不改变!”

周芷若心中一跳,转过头看向张无忌的眼睛,想要看清楚刚刚的誓言是真是假,却沉溺进他眼中的一片深情。是啊,他对她的感情一直未曾改变,只是她一直害怕,从来不敢相信。

周芷若心中恍然,前世,到底是他没有遵守诺言,还是她根本就没有给他实现诺言的机会呢?

周芷若心中猛然明白了一些东西,但是仔细去想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抓不住。她看着张无忌的双眼,犹豫了一下,右手紧紧的握住张无忌的手,将张无忌慢慢扶起,而握住张无忌的手再也没有松开,就在刚刚,她也终于决定将此生交付给眼前这个人。

谢逊闻言,大笑连连道了几个“好”字,继而又道:“我原本还想着缓几日再来向周老先生提这件事,可是有人早就耐不住,天天巴着我前来求亲,我这个老头子也只好无礼一回了!”

谢逊话一出口,周边就响起断断续续的笑声,张无忌这时候反而却不害羞了,大大方方的道:“我的确是等不及了,无忌多谢义父和岳父大人成全!”说罢又要再拜。

却被周父一把扶住,谢逊道:“你谢我们有什么用呢?关键还是芷若怎么想,你说了这么大一堆,怎么不问问芷若愿不愿意呢?”

张无忌闻言,又转头看向周芷若,目光灼灼烧的周芷若无处闪躲,这时只听周父道:“我跟谢先生商量着,下个月初八是个好日子,俗话说喜事宜早不宜晚。芷若,你意下如何啊?”

周芷若声入蚊蝇,几不可闻道:“芷若听爹爹的。”张无忌从刚才就一直紧张的不行,待听到周芷若这句话,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脸上不能自己的露出喜色。

白眉鹰王抚掌大笑道:“哎呀!这才是!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总算有颜面去见素素了。”说罢似乎又想起什么似得,道:“芷若无忌,这次的婚礼就由我这个外公一手操办了!”

周芷若和张无忌相视一笑,“谨遵外公之命!”明教众人闻言纷纷大笑起来。

没过几天,明教教主要和峨眉高徒成婚之事,就传遍江湖。各方人马又骚动起来,宋远桥携武当众人早早上山,协助众人举办婚礼。

之前受过明教恩惠的各路人马也纷纷前来道贺,一时间光明顶上热闹非凡。六大派自万安寺一事受了明教不少恩惠,虽然没有亲自前来,也命人送上贺礼。六大派中唯独峨眉派没有任何反应,周芷若心中虽然有些遗憾,但也并不是特别难过。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分散各地的明教众人都慢慢回到光明顶,张周二人的婚期也慢慢接近了。婚期越来越近,周芷若心中却隐隐约约不安起来,赵敏自从那次客栈中离开之后,就再没有出现。周芷若同她认识两辈子,心知她绝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只怕仍旧在准备着后招。

可是周芷若现在也不真的害怕她。自从她知道张无忌一心只有她后,就再也没把赵敏放在情敌的位置。就算赵敏再来一出喜堂抢亲,她也笃定张无忌不会跟她走。

婚期一天天临近,这天晚上周芷若正准备休息,外面传来几不可闻的脚步声,周芷若撩开门帘的手顿了一下。

来人脚步轻却浮,武功不错可也不是顶尖,显然不是张无忌和杨逍等人,却也不是普通仆人。

周芷若转身慢慢走到门前,等待来人前来,果然那人走到她门前踟蹰了一会儿,正要举手敲门,门却毫无预兆的打开了。

来人愣了一下,随即行了个礼叫道:“周姑娘”

周芷若看着来人,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来人却是彭莹玉。

周芷若瞄了眼他身后,并无其他人。便知他必定有什么事跟自己说,“彭大师,这么晚了,你独自前来敲我房门,有什么事情吗?”

当时在京城周芷若和韦一笑等人夜探万安寺之时,就是他调走了救兵还引来了蒙古人,当时周芷若就觉得这人有问题。

本想事后再追问,可是哪里知道一进万安寺情势变急转直下,事后又发生那么多事,周芷若就将彭莹玉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如今彭莹玉自己出现在她面前,周芷若才又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半夜三更来找自己,必然有事要说。

果不其然,彭莹玉搓了搓手道:“再过几天,周姑娘便要嫁给教主了。到时候周姑娘在明教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实在是可喜可贺!”周芷若不为所动的看着他。

彭莹玉话锋一转:“可是,和尚我有件事一直如鲠在喉,不问清楚心中总是难安。还请周姑娘借地一叙!”

周芷若早知他来着不善,哪有恭喜人结婚,却说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但是她坦坦荡荡也不怕彭莹玉搞什么鬼,“彭大师既然这么说,芷若自然遵命了。”说罢出房门随彭莹玉出去。

周彭莹玉驾着轻功,飞快的往山下去了,周芷若也运起轻功,紧随其后。不一会儿两人便到了山脚下一处僻静的酒家。

彭莹玉将店中伙计全赶了出去,又亲自找来茶水给周芷若倒水,周芷若自始至终坐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他。

忙活了许久彭莹玉才坐下来,周芷若见他终于坐下,却将手中的茶杯翻来覆去,始终不知如何开口。

彭莹玉挠了挠没头发的头,终于开口道:“前几日我见到周姑娘的父亲,却没想到相当有文采,哪像汉水的渔夫,却是像人家书香世家的子弟呀!”

周芷若喝了口水道:彭先生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就好!何必拐弯抹角,须知过了今天,彭先生再想问我话,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了。”

彭莹玉一窒,是啊,她就快是明教夫人了,他以后再想问话,最先就得过张无忌那一关。彭莹玉脸上的笑意也收了起来,脸上也严肃起来。

“姑娘既然这么说,那彭和尚就无礼了!敢问周姑娘,那抗元将领周子旺和周姑娘是什么关系?!”

周芷若将茶杯放到桌上,轻飘飘道:“周子旺是我从未见过面的亲生父亲。”

彭莹玉怔了一怔,没想到周芷若居然这么爽快的承认了,又道:“好,爽快!那我再问一句:周姑娘,你为什么嫁给我们教主?你图的又是什么?”

周芷若把玩着茶杯并不看他,慢条斯理道:“我嫁他,自然是因为喜欢他,至于图什么…当然是图和他白头到老。”

彭莹玉皱了下眉头,“难道不是因为教主掌握着明教的大权?”

周芷若皱眉看他,“教主对你一往情深,你嫁给他之后,想操控明教权势是轻而易举。当年你父亲身死……我明教众人并未伸出援手,难道你不记恨?”

周芷若道:“哦?原来如此,所以当时我和青翼蝠王夜探万安寺的时候你,才在后面偷偷跟随,还将援兵调走,是害怕我加害明教中人?”

彭莹玉点了点头,“还请周姑娘坦言告知!”

周芷若叹了口气,没想到明教中人居然还有人知道这件事,“我的父亲只有一个,就是彭先生白天见过的家父,其余人和我都没有任何关系。我可以告诉你,我对明教没有丝毫坏心。”

彭莹玉道:“周姑娘心中真的是这么想的?”

周芷若抬起头端详彭莹玉脸上的表情,“那彭先生又是怎么想的呢?彭先生如果真的怀疑我,应该去告诉杨左使等人,和他们一起来质问我。”

“彭先生大晚上一个人来…就不怕我杀人灭口么?须知你现在并不是我的对手。”

彭莹玉呼吸一窒,眼珠混乱四处转了几转,“彭和尚今天是为明教安危而来,如若真的死在这里,那彭莹玉也算死而后已了!”

周芷若定定的看着彭莹玉,良久,微微笑了一下,紧接着又轻轻叹了口气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彭莹玉没想到她居然站起来就走,急忙站了起来,“周姑娘,话还没说完你要去哪?”

周芷若打开门,一地月光顿时倾泻而下,她转过身来,清冷的月光将她的身形都笼了一层莹莹月辉。整个人犹如处于烟中雾里,好似画中谪仙。

彭莹玉见到也忍不住心中赞叹,脚步也随之停住。正在这时,周芷若开口了,一声叹息忽隐忽现的在彭莹玉耳边响起。

“彭大师何必如此,如果你心中如果真的怀疑我,早就将此事告诉张无忌了,而不是来质问我。”

“其实你心中早就明白当初你心中的怀疑是错的。你心中隐隐知道自己有愧于我,只是你心中不能接受,枉你彭和尚一世英名,居然因为你一时的糊涂,不仅差点害了我这个弱女子的性命,更加差点害死明教的诸位兄弟。”

彭莹玉脸色顿时变的惨白,却没有出口反驳。

“所以才来质问我。不论是对是错,都希望我告诉你一个明白的答案,也好过这样不上不下的悬在心里。是么?”

周芷若口中虽然问着是么?可是语气全没有丝毫疑问,显然是早就看出他心中所想。如今彭莹玉的反应也证实了她的想法。

周芷若见彭莹玉不说话,正转身要回去,突然后面传来‘扑通’一声,周芷若转身一看,只见彭莹玉跪在地上,顿时吓了一跳。

急忙上前搀扶,彭莹玉却道“彭和尚当时一时糊涂,竟然犯下这样的错,请彭和尚愧对周姑娘,请周姑娘责罚!”

周芷若又急忙上前搀扶,“彭先生大可不必如此,我并未责怪彭先生,如今事情说清楚了就好,何必……”

“扑哧”正在这时,僻静无人的酒家中居然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嬉笑声,声音甚是甜美,显然是个女子。

周芷若和彭莹玉都是陡然一惊,原本店众人都已被彭莹玉赶出去了,怎么还会有人在?而周芷若和彭莹玉居然都没有发现!

彭莹玉率先反应过来,“什么人?!”一声怒喝一掌拍向传来声音的厨房门,只听一声巨响,门被拍的粉碎,两个身影从门后窜了出来。

周芷若原本只是站在原地,待见到飞出来的身影,顿时双手紧握。彭莹玉一眼看去,也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教主?!”

跳出来的人正是张无忌和赵敏,刚刚那声笑声是赵敏发出来的。张无忌看见周芷若,脸上的惊慌显而易见。而赵敏却还笑嘻嘻的站在张无忌身后,一身红衣刺眼的很。

周芷若看着眼前这两人只觉得荒谬无比,当年在濠州拜堂之前,张无忌偷偷去见赵敏,被尾随其后的她抓了个正着,如今到了光明顶,这样的事情还是照样发生了。

周芷若心中又怒又气,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脑门。她闭几了闭眼,好容易压下出手一掌打死赵敏的冲动,甩手就走。

却被冲上来的张无忌拉住,“芷若,你听我解释!”

周芷若一把甩开张无忌的手,“听你解释?!为什么你每次都要我听你解释?我已经听够了!”

“张无忌你还记得你求婚时跟我说的话吗?这才过了几天,你居然又私下来见这个妖女?!”

说罢伸手去推张无忌的手,却被张无忌反手攥住拉进怀中。“芷若!你先听我说完!”

这不拉还好,一拉周芷若却看清了张无忌的正脸。左脸上赫然一个嫣红的唇印,一看就知道是谁留下来的。

周芷若更是怒火中烧,颤抖着手一巴掌甩到张无忌脸上,“你!……你!好!好!”周芷若连道了几个好,却气的双手发抖。在场几人却是被她一记清脆的耳光都吓蒙了。

张无忌虽然一向脾气好,可是身为明教教主,武功又高,别人都只是敬重。便是赵敏平常虽然惯常在他面前弄些小手段,可张无忌真发起火来,赵敏也害怕的。

谁也没想到,一向好性子的周芷若居然出手这么狠,更加没想到张无忌居然不躲不闪生生受了这一巴掌。

周芷若也愣了,没想到张无忌躲也不躲。随即又想起当年自己抓到他和赵敏见面时,张无忌也是这般不躲不闪的任由她打骂出气。

心中顿时大痛,眼中酸涩不已,眼眶一红,眼泪顿时滑下了,泪中不知几多辛酸。

张无忌被她打了,心中并未几多想法,他知道自己私自前来见赵敏,是他不对,打定主意让周芷若发了火再跟她好好解释。

没想到周芷若打完了,不发火反而哭了起来。周芷若一哭,张无忌就慌了,急忙捧住周芷若的脸蛋,要替她擦泪,却被周芷若一掌挥开。

周芷若转身要走,却又被张无忌拉住,张无忌无奈道:“芷若,你听我解释……”说罢,将事情原原本本道来。

这天张无忌在光明顶收到飞鸽传书,信上写着和周芷若的生死有关,若是不想周芷若死的不明不白,就一个人下山来见她。落款正是赵敏。

张无忌心知赵敏一向诡计多端,事关周芷若,他不弄清楚,心中总是不安。可是若是去见赵敏让周芷若知道,必然会误会。

心中左右为难了许久,才终于下了决定。今夜下山见赵敏。哪里知道张无忌前来赴约了,赵敏却只是要拉着他喝酒,不肯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张无忌心中认定她又是骗他的,便欲要走,可是却被赵敏拉住一口亲在脸上。正在纠缠之间,却听到周芷若的说话声,张无忌心中一慌,居然拉着赵敏躲了起来。

还听到了周芷若的秘密,好不容易周芷若和彭莹玉准备离开了,张无忌刚刚松了口气,可是赵敏却没那么容易放过他,故意出声惊动了周芷若,让两人被发现,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周芷若听完张无忌解释,可是心中仍旧不能消气,怒道:“那你就不能带个人下来吗?自己独自跑下山去见她,你…你要我怎么相信?”

赵敏见此暗自得意,扬声道:“他自然是想独自见我,才一个人下来的啊!这你都不明白呀?”

张无忌气急败坏的瞪了赵敏一眼,眼见自己是说不清了,只好扶额道:“杨左使、说不得,你们出来吧!”

话音刚落,两道身影从房梁上纵了下来。赵敏瞪大了双眼,没想到张无忌居然偷偷带人来了。赵敏大怒,“张无忌,你当我是什么?!”

原来张无忌左想右想觉得单独去见赵敏不好,可是又怕赵敏见到旁人不肯说。只好叫上杨逍及说不得,让他们在后面偷偷跟着。回去也好向周芷若解释,没想到还真的碰上周芷若了。

周芷若见到这两人,心知自己必定是误会了,顿时又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张无忌被自己打伤的脸,不禁脸上做烧。张无忌倒没觉得有什么,更重的伤他都受过,哪里害怕周芷若这一巴掌。

拉着周芷若的手,小声道:“现在知道了吧!”周芷若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几人就转身要走。

杨逍等人见教主都要走了,自然也不会留下,一行人竟没有一个搭理赵敏的,就这样走了。

赵敏大怒,道:“张无忌!你如此对我,当真和我半点情分都没有?!”

张无忌皱了皱眉,“我跟姑娘最多只有同路而行过,你威胁我答应你三个要求,我才迫不得已带你同行。赵姑娘,你恐怕多想了。”

赵敏被张无忌一席话羞辱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赵敏气极反笑,“好!张无忌这是你说的!”

“当初你曾经答应过我,帮我做三件事!如今,这第三件事来了。”

周芷若闻言也转过身来,道“什么事?”

赵敏横了周芷若一眼,心想: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我要你答应我,把你和周芷若的婚期延后三天。”

张无忌闻言“不行!”

赵敏气急败坏,“你都不问下我原因吗?”

张无忌道:“我当初说过如果你要我做的事情有违道义,我决不答应。我和芷若的婚礼是父母之命,你要我推迟婚期,就是违背父母。我不会答应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