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百四十六章 王族血脉(1/2)

ps:(ps:感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和打赏!小猪鞠躬叩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拜谢……)

入魔的四位老爷子恢复得有些出乎唐楚阳的预料,手中的器皿才炼制了不到十个,修为最高的李令远就以一种极其平淡的状态清醒了过来。

过程虽然平淡,可唐楚阳却从李令远强大了许多的元神上感受到了巨大的不同,那是一种远超从前的强悍,就好似一个普通人一夜之间变成的超人一样。

用东方传统的说法,似乎该叫做‘一朝顿悟,一飞冲天’。

当然,李令远的进步实际上没有那么夸张,他只是因为这次生出的心魔,终于突破了那道阻隔他成为半神的屏障,以一种让人意外,但又非常合理的方式晋入了八卦境。

清醒过来的李令远根本就没时间和唐楚阳说什么,因为他第一时间就沉浸到了入定当中,修为突破并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因为李令远还需要稳固刚刚突破的境界。

唐楚阳也没有打搅李令远的意思,任何一个刚刚遭受了心魔入侵的修士,初醒时多少都会有些虚弱,甚至于说是本身最为脆弱的时候也不夸张。

李令远入定后没多久,唐楚阳就看到了第二个清醒过来的人,或者说是鬼?

第二个清醒的居然是鬼王烛翎,这让唐楚阳多少有些惊讶,因为四个老头子里面,烛翎虽然活得最久,但却是其中实力最差的一个。这里的实力并不是指境界和修为。

而是唐楚阳这个现代人比较注重的‘实际战斗力’。

烛翎虽然已经达到了七星境后期,但他的战斗力却连七星境第二境顶尖的宇文侯都打不过。就更不要说实力更加强大的唐浩然和李令远了。

唐楚阳原本以为第二个醒来的会是唐老爷子,但却没想到会是烛翎。处于好奇,唐楚阳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

“烛翎大哥,你们鬼族是不是有什么对付心魔的秘法?”

这话原本只是唐楚阳随便说说,但没想到烛翎却相当认真地点了点头,毫不隐瞒地解释道:

“我们鬼族没突破一个小境界,都会遇到心魔考验,其中景象多是一些十八层地狱的幻想,因为我们本身就属于其中一员,所以鬼族之人对这类心魔都有一定的免疫力……”

“免疫?哦。我懂了……”

唐楚阳点了点头,他确实明白烛翎要表达的意思了,这就好像魔神系的修士能一定幅度的免疫火系法术,天帝系修士能够免疫一些金属性的法术一样,那是一种类似于五行抗性的存在。

照烛翎的解释来看,鬼族的抗性似乎就是幻术,而就唐楚阳所知,修士的心魔似乎九成以上都是来自于幻想,这么说来。鬼族天生就在应付心魔上超越其他生灵一等。

对于这一点唐楚阳并不嫉妒和感觉奇怪,每一个种族都有属于其自身的特点和优势,这就好像人类修士一样,虽然在寿元方面无法和其他种族比拟。

但人族的修炼速度。以及修炼发展层次上的多面性,绝对不是其他任何种族能够比拟的。

简单地交谈了几句之后,唐楚阳便止住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烛翎的修为进展虽然没有李令远那么夸张,但也突破到了七星境大圆满境界。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晋升为拥有半身实力的鬼君!

所以唐楚阳并未耽误烛翎稳固修为的时间,等烛翎入定之后他便开始继续炼制需要的器皿。顺便等待第三个从心魔中突破的亲人清醒。

第三个醒来的人没有在出乎唐楚阳的预料,突破到七星境后期的唐老爷子醒来时,已经是六个多时辰之后了,唐楚阳身前的器皿足足摆了几十件之多。

“心境上到底还是差了一些啊……”

唐老爷子看着唐楚阳,这话似乎是对唐楚阳说的,又似是对他自己说的,对于自家宝贝孙子唐老爷子可不知道见外,招呼都没打一声,便自顾自地沉浸到入定当中。

看到老爷子迫不及待的入定,唐楚阳也只是温馨的笑笑,他喜欢这种毫无隔阂和虚伪客气的相处,因为只有在绝对信任的情况下才会发生这样的情景。

最后一个醒来的毫无疑问的只能是宇文侯了,因为大厅里只剩他一个人还在应对心魔考验,就在唐楚阳炼制完所需的器皿,打算再炼制几张灵符打发时间的时候,宇文侯突然醒过来了。

不同于李令远,唐浩然和烛翎三人,宇文侯从心魔幻境中脱身而出的时候,搞出来的动静极大,一股恐怖无比的元神威压不分敌我地瞬间席卷整个议事大厅。

如果不是仓窨见机得快,第一时间就把唐楚阳和正在入定的李令远等人给护了起来,唐楚阳或许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入定中的李令远三人很可能会被这恐怖的灵压重创。

这绝对不是说笑,唐楚阳从仓窨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里,就能看出宇文侯身上散发出来的元神灵压非常可怕,可怕到了连仓窨这个新晋地仙都不得不严肃对待的地步。

“仓窨大哥,我五爷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唐楚阳好奇兼且担忧的话并未换来仓窨的直接回答,就在宇文侯身上的灵压爆发瞬间,仓窨和琊熙夫妻二人就直接爆出了本体,两虎四目充满震惊地注视着宇文侯,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此章加到书签